今天是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,欢迎光临本站 

公司动态

灵璧石卧马啸天的传奇故事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/6/6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
  朗月当空,清辉笼罩四野,静谧的夜,天地万物都已安然入睡,只有鸣虫音蛐还尽忠职守的哼着小夜曲。

  起风了,枝摇影动。驿站门前的大旗不知是太过破旧,亦或是风太烈,大旗挣扎了几下就被风裹挟着飘飞而起,越墙穿堂,直飘落到后院茅草缮盖的马厩之上,马厩下,青石槽枥边上,和鞍卧着一匹枣红老马,安稳的熟睡着,也不知其名为何,就姑且叫他“无名”吧。墨蓝的夜空点点星辉洒落,其间一颗闪烁着透过马厩上善盖的茅草间隙,飘落到无名的身上,刹那间,“无名”仿佛被点亮了,银色的光辉包裹了他的全身,忽而银光收缩成束,刺入“无名”的脑海……奔跑,快速的奔跑,朦胧中只感觉大地飞速后撤,四蹄翻飞,扬尘掘土。此时“无名”感到背上一紧,那是从穿着金色战靴的双腿上传来的力量。画面放大,一切慢慢变得清晰起来,一金甲将军,披紫红战袍,跨汗血宝马(分明是“无名”数年前的模样),持银枪,振臂一呼:杀……!一切都不再沉寂了,漫天四野充斥着喊杀声、号角战鼓声、刀枪剑戟交击声,和烈烈的旌旗与滚滚的马蹄声,场面顿时热烈起来。感受到背上传来的力量,早已习惯战场的“无名”知道是冲刺的时候了,伴着一声长嘶,四蹄发力,带着金甲将军飞速向敌阵奔去。一个腾跃,越过敌军士卒,落地前后蹄发力,瞬间将其踢翻在地。接着一个侧闪,间不容发之际避过敌军的迎面一枪。场面杂乱起来,枪风箭影不时贴身飞掠而过,带来一阵阵剌剌的痛,对于惯战的无名来说,这种痛只会催化他内在的潜力,激发他征战的豪情。尽情的奔跑、腾跃、踢踏、避闪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一切都还在继续,只是喊杀声、角鼓声、刀剑交击声渐渐远了,远了,一切都变得愈加沉重,能听到的也只剩下沉沉的马蹄与粗重的喘息声。忽然背上再次一紧,随之传来的是金甲将军的一声嘶吼:杀……

  卧睡马厩中的老马“无名”一个激灵,猛然爬起,躁动的踏步低吼,习惯性警惕的观察四周,皎月当空,蛐叫虫鸣,沉寂的夜,一切如旧。颓然跪坐,不甘与难酬充斥心胸,猛然引项对月,长嘶抒吼。涛走云飞,日升月落,在时光的轨道中,吹散了高屋草厩,消弭了石枥青墙,只有卧枥老马的那一声对天长嘶成为了永恒的定格。而这一定格永远的封存在了下面这尊灵璧奇石中:四蹄曲跪,马鞍在背,鬃毛飘飞,皆清晰可辨,那高昂不屈的头颅上微张的口,是向上天无声的控诉。老骥伏枥,几多沧桑;虽迟暮而志千里,又是何其的豪壮!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